旧言

最后的人性令人作呕

大家都小心点……保护好自己……

非正经可爱:

我先怂为敬

下雨了 .:

老师们都注意啊⚠️车先锁上!别让那些疯子盯上了 太可怕了 保护好自己!


扛起螺丝就咦扛不动:



还请尽快转发,能通知就通知能告诉就告诉,不要去举报也不要去骂,保护我方太太,现在不是分散的时候,尽量多扩散,让他们都知道,也别管是不是对家拆家逆cp,能保一个是一个,自己在圈子里随便吵没关系,但是圈子都没了你去哪边吵,对吧
我的tag不够多,也不知道其他的,如果可以的话转发的时候也加上你们喜欢的tag,这样能扩散的更快
别去关注他,也别搭理他,放着他晾着他,微博能注册一个,就能注册无数个,过多的关注只会引起反效果,疯狗谁都拦不住,不去躺河水自然就掀不起水花
忍住了憋住了,把手管好把嘴闭严,不要管他,没有人会去听会去看,他们只会更加洋洋自得,因为他们终于有机会搞死那些比他们优秀的人了,而且可以理直气壮的站在正义和道德的制高点,多好的机会,谁能不想抓住呢〔笑〕〔狗头〕


道德是个好东西,但是他们没有,缺钱缺爱缺心眼都还有得救,缺德就真的没办法了


稳住,我们能赢


我的妈呀,我发现的是不是有点迟

Tenderness:

来旁友们,久违的互动糖,这俩人看来私底下联系不少(ಡωಡ)

我和她的故事(5)

最后一章,没什么好说的,直接来吧
祝食用愉快
—————————————————————————
我现在有一点懵逼,就在前15分钟我还在跟王如瞳斗嘴,为什么现在坐在了她的对面,我以为她说吃饭的事情只是开玩笑的,毕竟,要相信一个人用戏谑的样子说请你吃饭是很难的……我就随口答应,结果15分钟后我就坐在了一个高档餐厅里……
"真的有必要在这么正式的地方吃饭吗?"
王如瞳叫来服务生并让服务生收走了她已经点好的菜单,然后说到"不然呢,难道我请你去学校食堂吃?对待首席这么精贵的人,当然要正式了"
"我觉得校食堂挺好的呀"
"......郑首席这话我没法接"
"你不用这么正式的叫我,叫我有恩就行了"
"那怎么行,坐在我面前的可是乐团的小提琴首席啊,得正式一点"
"……你之前怎么不这么正式,之前你一口一个有恩叫的挺好啊"
我说完这句话就意识到我们现在的关系好像并不能说这样的话,我刚准备道歉,菜就上来了,我当时真的觉得这个服务生是来捣乱的……
"吃饭吧"王如瞳过了好一会才说
那天晚上我们喝了很多,也聊了很对关于过去的事情,最好的结局就是两个穿的很正式的人,最后互相搀扶并相互嫌弃的走了出去
"诶,王如瞳,我们怎么回去啊?"其实我觉得我喝醉的时候一点都不优雅,这么直接的话向来不应该从我嘴里说出
"你家在哪?"但是她似乎毫不介意我的不优雅,反问道
"哦!我刚回国,团长说房子给我准备好了,但是……"我第一次说话越来越没底气
"但是什么?"她没有发现我的情绪变化,傻傻的问道
"他还没有给我钥匙……"她好一会都没有说话,这让我们俩的气氛尴尬到了极点,我的酒也醒了一大半,为了打破这尴尬的气氛我说了一句"还不是你来找我,害的我忘了"
她还是没有说话
"王如瞳!你听到没,我怎么办啊?"看她不理我,确实心里有些着急
"表演结束的时候你没想着找我?在台上的时候没看见我?我可记得你的眼睛一直盯着我呢"
"我……"我没有词穷,我发誓我没有
"还有,以后不要叫我王如瞳了,太正式了"
"你刚刚吃饭还叫我郑首席呢……诶?以后?我说过我要留下来了吗?"
"你们团长都给你准备好房子了,你还要回去?"她又用一种戏谑的目光看着我
……有的时候不得不承认,她还是很厉害的和不要脸的
"那我以后叫你什么啊?"对于这种长的好看的流氓我的选择是顺从
她凑上来,在我耳边轻轻的说道"你说呢,亲爱的有恩"
"我都这么叫你了你应该知道怎么叫我吧"她再一次耍流氓
"亲爱的?……"我依旧选择顺从
接下来就是一个温柔的吻,她的身上还散发这酒的味道,我感觉到她的就还没完全醒,但是我能感觉到她的温柔
"今晚跟我回家吧……"她在我耳边说到
"我还能有什么别的好去处吗?"
——————————————————————————
完结了,鼓掌,撒花,有一个小番外,嗯,小番外,睡了睡了……

我和她的故事(4)

还有几章我不知道……
这个开头是文写到一半在补的,觉得我写的好啰嗦哦,文笔渣大家凑活看
下面是文,祝食用愉快
----------------------
我和她在一起的时间不长,因为在一起没多久我就毕业了,他曾经问我为了她可以不走吗?在我犹豫准备放弃出国的时候她突然跟我提出分手,她说不应该因为她耽误我的前途,她说分开了也能做好朋友,但是当误出国后联络渐渐少了 所以如果这次演出碰到的话应该会很尴尬吧……
  终于还是到了这一天,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落地已经12点多了,可能是年纪大了,落地后我十分疲惫,然后就洗洗睡了,到了第二天我们提前了一个小时就到了场地,在场地里我一直在人群中寻找,看看是否有那个熟悉的人,可结果是失望的我没能找到那个人,为什么心中有一些小失落呢?我也不知道,哎呀,郑有恩,别想她了,好好准备,调音,马上就要上台了。
5分钟,4分钟,3分钟,2分钟,1分钟,演出开始了,主持人在上面报幕,其实并不用着急,因为我们是中间的节目,于是在等待的过程中,我一边欣赏这节目一边继续寻找她,可还是没有找到
到我们了,我像往常一样,微昂着头自信的走上场,向观众鞠了一躬,开始了我们的演奏,第一个音平稳的拉出,前部分完美的结束了。
进入下半部分,我睁开眼睛,想看看观众是否感受到我们的情绪,是否被带入到音乐中,突然我看见坐在第6排第30个座位上的那个人,是她,她还记得我的生日,6.30,她还是向高中一样,笑眯眯的看着我表演,只是她没有再穿她那件宝贝斗篷……
这人,害我差点拉错,等会下台一定要去找她好好谴责她,诶等等,我们已经不是那种暧昧的关系了,我还有什么资格去找她呢?
  等一首曲子结束时,看台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在看那个位置已经没有人了,可能不愿意再见我吧,毕竟当初走的人是我不愿意见我也很正常。回到台下继续观赏表演,虽说人是坐在那,但是我的心早就被那个人勾走了,这个妖精……
终于到了最后一个节目,是民乐哦,会不会有她呢?这时候,乐团领导跟我说,我们乐团在国内也有了一个乐队,我当然很开心,当然他后面的一句话让我震惊,他说国内缺一个小提琴首席,这次演出后我就可以留在国内了,他说乐团怕我不愿意房子都准备好了,就等我的话了,王如瞳,5年前就是因为我的犹豫我失去了你,现在我要把你找回来。不知为何,这句话就一直在我心里绕,要我把她找回来,这一刻我才看清我的内心。5年了,我的心中还是有她的一席之地,我爱她……
目光重新回到台上,这个节目结束我就去找她,找不到我一定会拨通她的电话,我早就想这么干了,之前一直不敢。这是我的眼里有个熟悉的身影闯了进来,一个穿着西服,身材高挑的女生走了上来,是那一年他们闯入宣传会是的西装,她向我们鞠了一躬,微笑着坐了下来,第一个音是由她开始的,梁祝?这……我想我大概知道她的心思了
  演出结束了,我在后台理好东西准备去找她是,发现她已经不见了,我拿出手机,听见身后有个冷冽的声音响起:"郑首席这是准备约那个帅哥吃饭啊?"
这人,5年了,还是这么皮当然,我的毒舌也没用退步呢:"怎么,拥有无数小粉丝的千指大人要转换攻击对象来撩我了?"我听见她一字一句的说:"你还要撩吗?我撩的是不属于我的人,你呢?"
"我记得我可没说过我属于你"
"那就请首席赏个脸吃个饭?让我撩撩看?"
这人为什么这么喜欢撩人啊?王撩撩上线……
"好啊,不过我先说好,撩不到不怪我"
"当然,走吧,我的首席"
———————————————————————————
真的好乱啊啊啊,大家看不懂的话可以重新看看前面的,应该没有脱节……下一章应该就发糖了,加油!
j

我和她的故事(3)

话不多说,躁起来吧!下面是文
------------------
经过斗琴和音乐会后,民乐部继续招生,系主任对民乐区也重视了起来,音乐会过了一段时间后,又迎来音乐会,这次系主任让民乐部和我们一起演出,曲子我们自己定,当时王文师哥已经去了国外,我当然就成了乐团主力,于是商定曲子的任务就自然落在了我的肩上,民乐部想也不用想,当时是那位高冷黑脸冰山并拥有无数粉丝的千指大人了,我真的搞不懂,这样的人为什么会有迷妹,一天板着个脸,说话也冷冷的,但是不得不承认,她认真弹古筝时真的很帅,而且在民乐的造诣也很高,所以要单独跟他谈话还是有点紧张的,一个是怕他也用那种冷冷的态度对我,那我一定会很想怼他的,另一个是怕我说错些什么,给他造成不好的印象,毕竟我对民乐确实不是很了解。诶,不对,我为什么要给他留下好印象?为什么?难道我已经接纳民乐了?我不是,我没有,只是初次见面,人之长情吗,嗯,人之长情。
那天晚上的谈话并没有我想的那么艰难,也没用那么尴尬,那天晚上她很奇怪,跟我说话时一直在微笑,还时不时看手机,手机上是有什么好笑的吗?这样很没有礼貌诶,不管,反正谈话愉快的结束了,我们最后决定了曲子,并且约定好什么时候排练,然后了解了对方的一些情况,不要误会,是双方乐团的情况,没有私人的情况,真的真的真的,我没有说谎,我真的没有,没有。
曲子商定后我们只有两个星期多一点时间去准备,还好,最后我们圆满的完成了音乐会。
不知道是谁说大家一起去吃饭,我本身是不打算去的,但是想一想,这是我出国前除了毕业演出的最后一场表演了,于是我也就同意去了,在庆功宴上不知道谁说,民乐和西洋乐坐在一起,不用分拨,于是,然后,我还有我的舍友就和502坐在了一起?!我的舍友那天晚上吃的可少了,别误会,她没有减肥,她一直在偷看坐在我旁边的王如瞳,然后悄悄的跟我说"千指大人好帅啊"其实她的声音真的不小,因为我看见千指在她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微微上扬,果然,高冷什么都是装出来的吧,一被夸就沉不住气了。那天晚上我和舍友喝了一点酒,我有一点微醺,但是我的舍友已经……502宿舍因为都是未成年所以都没有被允许喝酒。吃完饭后,502另外三个人非要让王如瞳送我和舍友回去,我多次拒绝也没有用。我发誓,那是三年来,第一次感觉去宿舍的路是那么长,因为空气中弥漫着尴尬,偶尔跟她唠唠嗑,问几个问题,她只是简短的回答,这让我真的很尴尬……
好不容易到了宿舍,把舍友推去洗澡,转头发现她竟然还在那,她对我说了句:"出来,我有话说"讲真的,会不会是我被鬼迷心窍了,我竟然跟着她出去了,她跟我说一周后有个漫展,想让我去帮忙。我竟然答应她了!!!我一定是被鬼迷心窍了……她让我第二天去她琴房找她,她跟我说些注意事项
到了第二天,我刚准备去她琴房,就看见她走过来,然后把我拉进琴房,我都能想象到同学们惊讶的样子,她跟说让我先在台下看着,中间在加进去,然后说什么衣服已经帮我准备好了等等……
到了漫展那天,我按照事先说好的在台下看着,不得不说她在舞台上弹古筝真的就是王者啊,虽然2.5次元的每个人都很耀眼,但是她还是最耀眼的,我仿佛听见了自己的心跳,我这是怎么了,不行,准备好,要上去了。
在王如瞳同意后,陈惊非要我跟他们一起吃饭并开始了她的盛情邀请,最后拗不过她,我就答应了,在后台收拾好东西,准备去拿我的琴箱时,我发现我的琴箱在王如瞳手上,我心中一惊,要知道我琴可贵了,但是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是别人的好意。然后?然后我就被神经说了一路,主要就是说我对待她和对待王如瞳有差别,贝贝塔塔在异口同声旁边说了一句:"主要是因为你没有大人好看"樱仔也点了点头,我看着神经生无可恋的样子,不禁笑了。不过,她,真的很好看,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很白,似乎还带着微笑,这样的人谁要是跟她成为一对一定很幸运吧,诶,我在想什么?
后来,那天晚上她喝醉了,2.5次元除了李由和樱仔没有醉,其他都醉了,樱仔负责贝塔,油渣负责神经,王如瞳自然就给了我,再回去的车上,她没有想另外喝醉的三人一样吵闹 ,只是安静的坐着,神态特别想上课打盹的学生,这人,其实挺可爱的嘛。
到了学校后,好不容易把她弄下车,那天晚上我才意识到,她到底有多高……我在前面牵着她的手扯着她走,马上就要到她宿舍了,她突然使劲把我拉回来,我的头装上她的胸,谁说她没有胸的,真不知道那些平胸差评是怎么来的……她把我的头按在她的胸口,用闷闷的声音说到:"郑有恩啊,我有点喜欢你,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我知道你之前有来看过我练琴哦……"我当时脑子是蒙的,但是因为鬼迷心窍,我答应了,然后那天晚上我就没会宿舍……因为她说要跟自己的女朋友交流感情,这人,喝醉了怎么反差这么大?我本来是要拒绝的,但是樱仔也想让我留下,她说她一个人照顾不过来,我想起之前西洋乐的人欺负她导致她的不爱说话,心中有些愧疚,于是就答应了
------------------
回忆就到这里,应该还有几章就完结了,后面主要就是一些奇遇了,这章我个人觉得ooc有些严重而且有点乱,大家凑合着看吧!
往下翻




















































































































































别急,继续













































































































































有彩蛋,别急





























































































































































彩蛋总是需要耐心等候的





























































































































噔噔噔噔,来了
彩蛋:主大人视觉,主要是写在大人的心里活动……
商议前:从斗琴之后,我就记住了西洋乐的首席,她很可爱,像一只小猫,这次跟她谈话一定要给她留下好印象
商议时:这人怎么这么好看,哎呀不行,我好想笑,好想捏捏她的脸啊,不行,我得冷静,怎么办呢,看看手机伪装一下吧
神经邀请首席吃饭时:哎呀,神经啊,你终于有输出了,为父太感动了(ಥ_ಥ),不行冷静……
-------------------
好了这篇真的结束了,谢谢大家,食用愉快,我说补个长的,没失约吧,诶,不对,好像已经过了12点了,不管,我还没睡,今天就没过完,好了我要去签到了,拜拜

我和她之间的故事(2)

I am back,刚刚看了世界杯非常生气,波兰今天的表现让我很失望,莱万被盯的很紧,好了不说了,接下来是文
-------------------
其实说梦也不是梦,只是一个场景回放吧,毕竟这个画面在我高中时常有,高中时我每次演出,总是能在观众席找到她的身影,是的,她是曾经是我的女朋友,记得毕业典礼上系主任表扬我的操行分很好,没有任何的违纪行为,如果他知道这件事就不会这么说了吧……
其实,系主任也没说错,我在斗琴之前确实很乖,没有任何的违纪行为,对于民乐也是跟大家一样,跟师哥一样,认为音乐是分阶级的。但是斗琴后,我对他们的态度开始改观,特别是坐在古筝前,眼睛中流露出冷漠的女生,从斗琴之后就一直在我梦里常出现。后来因为一些契机我们开始熟悉,最后走到一起,但是同一平面内两条交叉线永远只会有一个交点……
-----------------
ok,夜深了,我要睡了,心情不是很好,原谅我只发这一点,明天还有,大家别急谢谢

我和她之间的故事

第三次写文?哦不,是第四次,不管是第几次,反正我回来了。我已经考好了,所以我有时间写文了啊哈哈哈哈哈【嚣张】okok,不废话了,私设一直是有的,主首席视角,下面是文
---------------------
我,郑有恩,虽然自己说自己优秀不是很好,但是我真的觉得我还是不错的,亲戚一见我就夸我,朋友也很羡慕我,我,18岁高中毕业考入了美国科蒂斯音乐学院并且轻易的考过了英语8级。如今我23岁,已经是一个,可是我看到他进乐团的小提琴首席了,但是我最近被一个梦闹的很烦,而原因就是因为我过两天要回国演出了
千万别误会,我并不是因为自己的水平而担忧,只是最近老是梦到一个场景,我站在台上拉着小提琴,突然在观众席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那是一个在熟悉不过的人了,可是我看到他手却不自觉的抖,然后我就失误了。没错,是她,梦里的那个人是她,高中时民乐的大佬,b站上的千指大人——王如瞳
  ------------------
OK,这只是一个开头,后面我还没想好,有多少章我不知道,一切随缘……但是我不会弃坑,大家要相信我!弱弱的加一句,这可能是一篇回忆性同人文……

她们两个有一点嚣张了,我真的是垂死病中惊坐起

餐布定情2

这个是上一篇没有名字的第二篇,感谢这位大佬给我提供名字 @subs
祝大家食用愉快

春游回来之后,王如瞳想发微信给郑有恩,把餐布还给她,但是又不好意思,干脆直接去找首席,但是每次找首席都不在,结果这一次来到首席的琴房时,首席没看到,自己却被首席的室友发现了,但是因为王如瞳那生人远离的气质,吓得室友不敢过去,只能悄悄的发消息跟首席说"有恩啊,千指大人来找你了,估计是来换餐布的" 看到千指大人这四个字的郑有恩马上秒回"她在哪,我马上回来" "你别急了,她已经回去了……"
"你刚刚来找我了?还餐布?"首席的手指在屏幕上飞跃,但是王如瞳秒回的速度还是让首席吓了一跳,果然是以手速著称的千指大人啊 "嗯……你这两天都不在琴房?" "是的,这两天有事,那个……你现在在哪,我等会来拿餐布吧" "我在上课……" "哦,对不起,打扰你上课了" "没事,我们还有几分钟就快下课了" "那我过来拿餐布了" "麻烦了"首席关了手机然后走向民乐系 ,民乐系的人看的一愣一愣的:郑首席?怎么到这来了?喝醉了?还是失忆了,走错路了?诶,她停下来了,她好像在等人。诶,那个是谁,卧槽,千指大人?wtf?这俩个人怎么会在一起?千指大人给首席递了什么?诶,502都来了?她们怎么还一起走了?算了,大佬的世界我们不懂
最后首席和王如瞳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走出来教学楼,其实是因为首席被王如瞳邀请一起去吃饭,贝贝塔塔听了餐布是首席的后,万分感谢,不管首席有没有答应,就把首席拉走了
到了饭店,神经看到首席和王如瞳十分惊讶"千指大人……你怎么会跟郑首席在一起?郑首席!?诶,油渣油渣,你打我一下,我是不是在做梦?" "你安静点,别吓到她了,还有你应该谢谢人家,春游那天就是她的餐布救了你的命,要不然你觉得那天贝贝塔塔会放过你?" "诶呀,郑首席啊真的是太感谢你了,谢谢谢谢"神经想上去抱抱郑首席以表达感谢,结果想到上次在车上那句"我琴可贵"又突然退了回去,首席的琴都那么贵了,那她自己不就更贵还是别碰了。王如瞳看着神经发神经一样的动作问"你又发什么神经" 然后神经和油渣就你一句我一句的把首席的经典事迹告诉了王如瞳,说完后首席十分自然的说了一句"你最后不还是抱着我的琴坐下了,那天回去的琴箱擦了好几遍呢,你不打算陪我一点费用?" "我……"神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首席这句话"这次吃饭算赔偿你吗?"王如瞳问道,嘴角默默的勾起一抹微笑她心里觉得首席真的是太可爱了,更像一只小猫了"啊……我不是那个意思……"首席第一次语无伦次"我知道,吃饭吧"王如瞳一边说,一边摸了摸首席的头"嗯……诶?不要碰我头!长不高的!"
自从那餐饭后,两个人的关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发展,今天一起去吃午饭,明天一起去喝奶茶,在过两天又送个蛋糕,大家一开始都很惊讶,时间长了就习以为常了可是当首席那条"千指大人,来我琴房切磋一下?"的微博发出来的时候,大家还是惊讶了一下,不对,不是惊讶了一下,是非常惊讶
  于是首席的微博评论就炸了"诶,这是公开吗?"     
  "千指大人啊,你怎么就这么离我而去了"   
"千指是我的,不可能会被抢走!"
首席实在忍受不了,就发消息给王如瞳说"我亲爱的千指大人啊,看着上帝的面子上,请你让你的粉丝安静下来吧,如果你不想让他们被我扔到壁炉中去" 屏幕前的王如瞳笑了笑,然后大家就看到那条"来呀,唱战歌呀!"然后大家不仅没有安静,反而更激动了
到了斗琴那一天 ,在首席琴房门口堆了一群人,两个人一来二去也没分出胜负,最后天都快黑了,于是两个人只好说,下次在战。等两个人都理好琴的时候,门口的人都走完了,两人理完东西准备走的时候,又一次陷入了尴尬,这次也依旧是王如瞳打破的尴尬"你今天拉的挺好的" "那当然"王如瞳笑了笑转身准备走
"诶……王如瞳……那个……" "怎么了?" 这一次王如瞳是算好了距离在转身的可是她没想到首席往前走了一步,并且还被自己的大古筝绊了一下,两个人之间又是熟悉的距离,可是这一次,首席没有后退,王如瞳也没有后退"怎么了?" "那个……这周末出去玩吗……唔……"王如瞳看着首席好看的容颜,一下没控制住自己,吻了上去,一个温柔的吻过后,王如瞳小声地说了一句"好……刚刚对不起……"当首席踮起脚啄了一下王如瞳的嘴时,王如瞳才知道,自己的道歉是多余的
 

其实我有一个长篇的手稿已经出来了,但是现在我就不发,等6月份我把它修改好再回来发,还有中间首席那段"亲爱的上帝"是被我们班长带坏了,大家可以自行省略

想名字太难了不想了

昨天去春游 今天清明节放假所以有时间更文,虽然第二次写千恩但是还是瑟瑟发抖 还有,春游真的很累
祝大家食用愉快

平常的铁公鸡系主任今年终于良心发现,带着全校同学去春游了,这可让神经激动了一个星期,要不是王如瞳的一句"你们要考完试才去春游"才让神经安静了下来,她估计还要在激动几天
到了春游那一天,神经大包小包带了好几包零食,就是没带一点管饱的东西,而且餐布也没有带。就在神经快要被贝塔追上并且打死的千钧一发时刻,油渣出手挡住了贝塔 "干什么?你想护着她?" 塔塔问道"没门,餐布是一个星期前就说好交给她带的,她当时还拍着胸脯答应的呢"贝贝接着说"就是就是,这让我们的裙子怎么办呢" "诶,你们别急,我有办法"为了护妻油渣只好这么说,其实他也没有办法 "你有办法?什么办法" "额……那个……办法就是……那个……对,大人有办法,对吧,大人"听到有人@自己,王如瞳慢慢的把眼睛从手机上移开,看了一眼眼睛里闪着光的贝塔和油渣,在看一眼坐在旁边玩手机的樱仔,慢慢的说了一句"没有……" "诶,大人您不能见死不救啊,大人,啊,大人……"油渣话还没说完,就被贝塔追着跑走了
王如瞳觉得这样确实不行,打算自己去寻找解决办法,她对樱仔说到"我去找人看看有没有多余得餐布,你在这里看着包,别怕,大家就在旁边,有人欺负你,发消息给我,好不好?"看到樱仔重重的点了点头,王如瞳就准备走了突然衣服被樱仔扯住,王如瞳一转头,就有一个手机伸过来"郑首席的朋友好像有两个,你可以去试试"王如瞳看着手机想"郑有恩吗?好像除了上次演出后的庆功宴就没有交集了吧?还是算了……"但是表面上还是拍了拍樱仔的手说到"好的,我会去试试的"
在民乐系这边找了一圈,确定真的没有人带了第二个餐布后,王如瞳只好走向西洋乐那边。西洋乐的人一脸懵逼:千指大人来我们这了?还往我们首席走过去了?咦,这么看她们俩还有点配?
王如瞳走到郑有恩背后轻轻拍了拍郑有恩的肩膀问"那个……有没有……多余的餐布……可以借我吗……"郑首席回头看到民乐系大佬站在她身后,脸还有点红,郑首席不禁陷入沉思:脸为什么会红?难道是看到我……不对不对,应该是天太热,嗯天太热,不过她穿的也真是多呢,这么看长的还挺好看的,说起话来也挺可爱的吗,斗琴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呢。"有恩,有恩,民乐大佬在叫你,问我们借餐布呢,借不借啊" "啊,借借借,你给她吧" "别别别,你自己给她,她那个气场我不敢去,你是首席你去吧"郑有恩白了自己舍友一眼,拿着餐布递给王如瞳说"给你,快回去吧,你那个舍友等会别一个人又被欺负了……"首席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说这么多,说完觉得自己说多了"那个……我没有在关心你们民乐的人哦"千指看到首席边解释还红了脸觉得首席真的是很可爱呢,像只小猫,但是为了维持自己千指的人设王如瞳并没有表现的很激动,只是淡淡的说道"谢谢,我知道其实你在关心我们" 说完转身就打算走"诶?我没有!我没在关心你们!fuck……"话还没说完,王如瞳一个转身站在首席面前,因为没控制好距离,两人之间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过度暧昧的距离吓得两人同时后退,王如瞳看见首席的脸噌一下就红了,但是她不知道,他自己也是"那个……你有微信吗,你们这边跟我们不是一辆车,回学校之后我在还你……" "哦,好"加了微信后,俩个人就尴尬的站着,最后还是王如瞳打破了尴尬"那个……我现回去了"说完也不等首席回话就走了,说是走了,不如说我们的千指大人害羞的跑走了

这个应该还有第二篇就结束了,有没有大佬愿意给我想个名字,想名字真的太难了……